悼念海子的文章

2020-05-05 悼念文章

  我第一次去海子的家乡是20XX年6月。

  刚到怀宁高河,正是高考前一天的中午,我的同学匆匆忙忙把我带进饭馆,我和我的同事老鱼(笔名)少许啤酒,同学滴酒不沾。同学交代几句陪我的人后就离开了,他要再一次检查高考考场布置的情况,安排相关事宜。

  这位陪我们的人,是高河中学的老师,海子的中学同班同学。我们先去海子的墓地,后去海子的家。

  下午的太阳很烈,我们都是汗流满面。海子的墓在一小丘陵上,墓周边较平坦,毛柴刚至人脚背高一点,歪脖子松树稀稀落落的,很荒凉。坟包太小太矮,很不起眼。我叹了口气:“孤坟野鬼,海子啊,我的兄弟!”我的同事说:“不是海子同学,我们是找不着海子墓的'。”

  我们没上香、没烧纸,只是注目海子墓良久,拜了三拜。

  下山后,我们沿着一条水泥路往海子家走。一刻钟后,就有一个界碑“高河查湾村”,海子同学介绍说,这个村基本上都姓查。拐了几拐,就到了海子家。海子家三间小瓦青砖平房,周边都是两层、三层楼房。海子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,而我们见到的仅是海子的平房、海子满头白发的父母。

  平房中间一间是堂屋。堂屋全是海子。生平、诗集、签名薄、...海子的父母在这里痛苦的经营着。

  从那天起,我对海子有了兴趣。

  海子,怀宁查湾人,全名查海生,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。15岁、高一从高河中学考进北京大学,毕业后分配到中国政法大学哲学系担任教师。海子是聪明的,那么小就考进了北京大学。海子的家并不面朝大海,而且离海很远、很远。也许父母赋予他“海生”的名字,使他爱海,而后才有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的名诗。海子的专业是哲学,不知他在专业上有什么成果,但诗使他成名,是不是有点旁门左道。

  海子来自安庆,安庆文风之盛对海子是有影响的,海子又给安庆带来一缕清风。安庆怀宁查湾有海子的家,有海子的父母兄弟,海子也躺在那里,一千年,一万年。

  海子之死,已是二十六年前的事了。他的诗初版、再版,说明社会还记着他,海子还活着。海子给他父母一笔不菲的遗产,应该说他父母晚年物质生活无忧。作者买一本他父亲签字的海子诗集,300元。凡去海子家的都有表示。...只是..

  海子之死,当地人说不清或不说,只是叹息。“假如海子没死,早是教授了”,查湾人这么说,高河人也这么说。但根本不存在这个假如,历史上有多少这样的人间无奈事。唐初王勃,那个《滕王阁序》叫绝千古;西欧茄偌华18岁时就给出了群论的论文,直至50年后才被人们承认,数学界称茄偌华是群论的开山鼻祖。王勃、茄偌华也都死于年少时。也许他们死于年少,所以才被人们唏嘘叹息,被人们怀念,他们的声名就更大了。还有,他们一般死于非命。凡这样,文人墨客就会写文章,如此而已。

  海子的诞生与离去,在中国文学史上,象流星一样闪现,也象流星一样消失。可是,海子,并不面朝大海的平房,那孤坟,还有他白发苍苍的双亲深深的刺痛了我、我的同事!还不知要刺痛多少人?

  哀哉,海子!

【悼念海子的文章】相关文章:

1.给海子

2.海子散文

3.海子南方美文

4.舞海子美文

5.春秋海子美文

6.悼念散文

7.悼念父亲

8.悼念短信

9.记忆中的海子沟

悼念海子的文章

/jingdian/daonian/235352.html

上一篇:怀念我的爷爷 下一篇:想念您——天堂里的父亲
[悼念文章]相关推荐
澳门网投公司|澳门官方网投平台